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

《TAIWAN TATLER》4月號:DREAM MAKER 五感設計


《TAIWAN TATLER》2013年4月號

People人物:謝榮雅﹣DREAM MAKER 五感設計

因為鄰居的兩個舅舅都是畫家,耳濡目染下,謝榮雅從小就展現出對繪畫的濃厚興趣,4、5歲就會自己作畫。國中在美術老師從建築模型、絹印到版畫的多元教導中,發現自己喜歡的原來不是「純藝術」的表現,更無法在制式的框架中表達。高中雖因父母反對無緣進入設計相關科系就讀,他對美的熱愛卻從未間斷,不但擔任學校美工股主席,負責從舞台、歡迎海報、DM到小卡片等所有和視覺有關的設計,甚至在從未學過書法的情況下,第一次嘗試寫隸書就勇奪全校第二名。專科念的是電子資料處理科,卻在退伍後拿到宏碁訂有「限設計本科系、大專畢業、會AutoCAD」等他一項條件都不符合的工作機會。進入宏碁不久,完全沒有基礎的他從平面轉型工業設計,經歷了一段不敢碰圖桌、不敢設計的黑暗期,3年後,宏碁卻已無法滿足他自我成長的速度,為了接受更多的挑戰與追尋更多的可能性,謝榮雅毅然離開,著手營造自己想要的環境。那一年,他27歲。



「正統的教育不是重點,潛意識的學習與敏銳的觀察才是關鍵」

這麼多的無師自通,這麼快的學習腳步,對謝榮雅而言,正統的教育不是重點,潛意識的學習與敏銳的觀察才是關鍵。「就像王獻之為了練書法,用手指寫到衣服都破了,」他說,「不是只有拿筆寫才叫練習,在腦海中、潛意識裡的一橫一豎也是練習。」因此,有別於一般設計師,經年累月、每分每秒都在執行設計過程的謝榮雅,從不接到案子才開始構思,而是「發現生活中的不方便就會聯想到人類的需求;察覺到障礙就會看到自己設計的責任」;他也絕少提筆畫圖,取而代之的是在腦海裡不斷架構完整的意像,過濾了幾10種、幾百種可能性後,才會畫出最精準的那一個,「我的設計過程看似短暫,但在過程裡,每一個線條代表的意義,都已從不同的角度與立場審視過。」

5年級生的謝榮雅,心裡背負著協助臺灣產業轉型的使命,從早期「唯有得獎,臺灣的產品才能正大光明地站上國際舞台」的概念出發,為臺灣贏得首座醫療照護產品類別iF獎的嬰兒磅秤,到去年底甫獲得日本G-Mark年度百大最佳設計的大同50周年紀念電鍋,都是「很會得獎」的他成就自己也成就臺灣的方式。經過10多年的努力,在逐步打開設計黑箱,得獎不再是需要著墨的問題後,他正努力解開的另一個黑箱,是如何建構出一個有價值的品牌,將「產業文創化」概念付諸實現。謝榮雅認為,創意要產業化,是一條太過遙遠的路,於是,他提出產業文創化,希望透過創意的力量與文化的底蘊,影響臺灣的代工產業與大型EMS廠,使其具備文化的內涵與創意的精神,進而產出感動人心、高度價值的產品,「我們現在正在進行,明年就會看到成果了。」謝榮雅難掩興奮地透露。....(詳情請參閱TAIWAN TATLER 2013年4月號)



1 則留言: